關於部落格
很青春。
我想抬頭挺胸的向前走!
  • 630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

    追蹤人氣

》管晏列傳





以下是
史記  管晏列傳 之極白話文版本


管仲名叫夷吾,是穎上人。年輕時常和鮑叔在一起,鮑叔知道他有才能。管仲很窮,常常占鮑叔的便宜,但鮑叔始終待他很好,從沒有怨言。後來,鮑叔投效了齊公子小白,管仲則侍奉公子糾。後來來小白立為齊君,公子糾被殺,管仲被囚禁。鮑叔就向齊桓公推薦管仲。管仲被任用後,執掌齊國政事,桓公因此成就霸業,多次會集諸侯,匡正了整個天下,這些都是管仲的計謀。


  管仲說:「我從前窮困時,曾和鮑叔合夥做生意,分利潤時,自己多拿些,鮑叔並不認為我貪財,他知道我窮困。我曾替鮑叔計畫事情,反而使他更困難,鮑叔並不認為我笨,他知道時運有時順有時不順。我曾經三次打戰,三次逃跑,鮑叔並不以為我膽小,他知道我有老母在堂,公子糾失敗,召忽自殺,我被囚禁,遭受屈辱,鮑叔並不以為我無恥,他知道我是不羞小節,恥的是功名不能顯揚於天下。生我的是父母,了解我的是鮑叔。」鮑叔既推薦了管仲,自已情願做他的部屬。他的子孫世世代代都在齊國享有俸祿,有封地的有十幾代,而且常常都有著名的大夫。因此,天下人並不讚美管仲的才能,卻敬重鮑叔能夠知人。


  管仲既在齊為相,執掌政事,使地處海邊的小小齊國,能流通貨物,聚積錢財,國富兵強,且深得民心。所以他說:「倉庫充實,才能知道禮節。衣食充足,才能知道榮辱。君王服行法度,六親才會團結和睦。」「四維不發,國家就減亡。」「發布命令,要像水的源頭,使它順著百姓的意思才好。」所以議論淺近,容易實行。百姓所希望的就給他,百姓所反對的就除去它。他處理政事,善於轉禍為福,轉敗為功。注意斟酌輕重,謹慎衡量得失。桓公其實是恨少姬改嫁,才南侵蔡國,管仲卻趁機討伐楚國,責楚不向周天子進貢包茅之罪。桓公本來是北伐山戎,管仲卻趁機教燕國重修召公時的政治。在柯地的會盟,桓公本想背棄對曹沫的許諾,管仲卻使桓公踐約,以昭信於天下,於是諸侯都歸附了齊國。所以說:「知道給就是取,這是為政的法寶。」


  管仲的財富可比諸侯,有三個公館,以及安於酒杯的土坫,可是齊國人並不認為他奢侈。管仲死後,齊國一直遵行他的法度,因此比其他諸侯都強。後來隔了一百多年,又有個晏子出現。


  晏平仲,名嬰,是萊州夷維人。曾侍奉齊靈公、莊公、景公,因為生活節儉,做事勤勉,為齊人所推崇。他擔任齊相,每餐未曾有過兩樣以上的肉食,姬妾都不穿綢緞。他在朝廷,國君問到他,他就直言無隱;不問到他,就正直地做事。政治上軌道,就照著法令做事;政治不上軌道,就權衡命令而後行。因為他有這麼好的政治操守,因此在靈公、莊公、景公三朝任職,聞名於諸侯間。


  越石父是個有才能的人,卻因案被囚禁。晏子外出,在路上遇到他,馬上解下車左的一匹馬為他贖罪,載他同車回家。到了家,沒有向越石父告辭就進入內室,過了很久才出來。越石要求絕交離去。晏子吃了一驚,慌忙地整理衣帽,向他道歉說:「嬰雖然沒有仁德,但總是解除了您的危難,您為什麼這樣快就要告別呢?」越石父說:「話不是這樣說,我聽說君子被不了解自己人所冤屈,但在知己面前可以獲得伸張。當我被囚禁,是他們不了解我。您既然了解而把我贖出來,這就是知己。知己而對我無禮,實在還不如被囚禁。」晏子聽了,馬上請他進去,尊為上賓。


  晏子做齊相時,有一天出去,他車夫的妻子從門縫中偷看她的丈夫。她丈夫替國相駕車,坐在傘蓋下,用鞭子抽打著駕車的四匹馬,趾高氣昂,十分得意。回家後,他妻子請求離婚,車夫問她是什麼原因,妻子說:「晏子身高不到六尺,身為齊相,名聞各國。今天我偷看他出來時,志氣深遠,態度謙虛。現在你身高八尺,卻做人家的車夫,可是看你的意思,好像覺得很滿足,所以我要求離婚。」以後她丈夫處處收斂,晏子覺得很奇怪,就問他怎麼同事,車夫據實相告。晏子就推薦他做大夫。


  太史公說:我讀管子的<牧民>、<山高>、<乘馬>、<輕重>、<九府>,以及《晏子春秋》,關於他們的思想主張說得很詳細。我已經看過他們所著的書,還想看看他們的事蹟,所以為他倆寫這篇傳。至於他們的書,世上很流行,所以不再介紹,只記他們的軼事。管仲是世人所說的賢臣,可是孔子卻輕視他。大概是因為周道衰微,桓公既然賢明,管仲不勉他建立王業,卻僅使他稱霸的緣故吧?古語說:「助長他的好行為,匡正他的過失,因此君臣能夠相親。」這句話大概說的就是管仲吧?當晏子伏在莊公屍體上痛哭,做到應有的禮節,然後從容走開,這難道是《論語》上所說的「見義而不去做,就是無勇」的人嗎?至於進諫忠言,冒犯君王,這正是《孝經》上所說的「在朝就想到盡忠,退朝就想補過」的人啊!假使晏子現在還活著,我雖然替他拿鞭子趕車,也是衷心所欣喜嚮往的。



from: 
http://www.ndhu.edu.tw/~u9203047/book.htm

史記  管晏列傳全文 
http://www.millionbook.net/lszl/s/simaqian/sj/062.htm






管鮑之交

年輕時家境貧困,鮑叔牙發現管仲有才能,交為好友,經常和管仲往來,管仲常佔小便宜,鮑叔牙並不以為意,反而處處為他設想,一直都善待管仲(蔚為美談,史稱「管鮑之交」)。後來,管仲輔佐齊國公子糾,鮑叔牙輔佐其弟公子小白。

前686年,齊襄公逝世,他的侄子公孫無知篡位。前685年春天,齊國大夫雍廩殺了公孫無知,公子小白即位,立為齊桓公,魯國卻支持其兄公子糾,因此齊國和魯國之間發生戰爭,管仲射箭中了齊桓公的帶鈎,齊桓公裝死,騙過了管仲。後來齊國戰勝,鮑叔牙向魯莊公要求處決公子糾,並把管仲交給齊國。

在鮑叔牙強烈推薦下,齊桓公不計前嫌,拜管仲為相,甚至尊為「仲父」。管仲在齊國實行了一系列的改革,倡「尊王攘夷」,終於幫助齊桓公成就了霸業。

而兩個人之間最令人感動的其實是在管仲病危的時候。齊恆公找管仲商量讓誰做下任丞相時,提出要將相位傳與鮑叔牙。而管仲卻堅決反對,認為鮑叔牙雖然是君子為人近乎完美,但他過於清白而容不得一絲醜惡,不適合做丞相,推薦了隰朋。有一個叫易牙的人知道了這件事,就到鮑叔牙那裡挑撥離間,說:「管仲的相位本是您推薦的,現在他病了,主君前去詢問後任,他卻說您不行,反而推薦隰朋,我覺得這很不公平啊。」而鮑叔牙卻笑著回答他:「我之所以要推薦管仲,就是因為他忠於國家,對朋友也沒有私心。而至於我鮑叔牙,要是讓我做司寇,捉拿壞人,還綽綽有餘。要是讓我掌管國政,像你們這樣的人怎麼可能有容身之地?」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管仲論  之極白話文版


管仲輔佐桓公,稱霸諸侯,排斥戎狄,一直到死為止,使齊國富強,諸侯不敢叛離。管仲死後,豎刁、易牙、開方三小人得到桓公重用而專權,使桓公死於內亂,五個兒子爭奪王位,其禍蔓延,到簡公為止,齊沒有安寧的日子。

一般事業的成功,並不是成功在成功那天,一定有所原因;禍亂的發生,並不是發生於發生那天,也一定有發生的預兆。所以齊國的平治,我不認為是管仲的功勞,而是鮑叔牙的緣故;至於齊的動亂,我不認為是豎刁、易牙、開方三人的錯過,而是因為管仲。爲什麼呢?豎刁、易牙、開方三人,固是擾亂國佳的人,但是顧用他們者,是桓公。從前有了虞舜,然後曉得放逐四凶,有了仲尼,然後曉得除去少正卯。那桓公是怎麼樣的人呢?(自非舜、孔子之類的聖人),但是使桓公用那三人者,卻是管仲。

  管仲病重時,桓公問他誰可以接替相位,當這個時候,我以為管仲會舉薦天下的賢人來回答,然而他的回答竟然不過是:「豎刁、易牙、開方三子,非人情,不可近」而已。唉!管仲以為桓公果真會不任用這三人嗎?管仲與桓公相處好幾年了,也該明白桓公的為人阿!桓公非常貪好聲色,耳朵不能離開音樂,眼睛不能離開女色,如果沒有這三個人就無法滿足他聲色的慾望。當初三人之所以不被重用,就是因為管仲在啊。一旦管仲不在了,那這三個人便可以彈去帽上的灰塵,互相慶祝高升有望了。管仲以為臨死前說的言,可以束縛著桓公的手腳嗎?其實齊國不擔心有這三個人,而是擔心沒有管仲。有管仲,則這三人,不過是三個普通人而已。要不然,天下難道就缺少這三個小人一類的人嗎?即使桓公幸而聽信管仲的勸告,殺了這三人,而其餘的這類小人,管仲能盡數除去嗎?唉!管仲可已說是不知從根本上著眼的人啊。管仲如果能趁桓公垂問的時候,推舉天下的賢者來代替自己,那麼管仲雖然死了,而齊國不至於說是沒有管仲這類人了,那麼齊國又有什麼好擔心的?至於豎刁三個小人也就可以不必提到他們了。

五霸中沒有人能超過齊桓公、晉文公的,文公的之才能,不能勝過桓公,他的臣子又都不如管仲。晉靈公的暴虐,不如齊孝公之寬厚。但是晉文公死後,諸侯不敢叛離晉國。晉國承襲晉文公的餘威,還能做諸侯的盟主一百多年。是爲什麼?因為晉國國君雖然不賢,但國內還有賢臣在啊。齊桓公死後,齊國就亂到不可收拾的地步,這也不必疑惑。因為他僅靠一個管仲,而管仲卻已經死了。其實天下並不是沒有賢者,而是有賢能的臣子沒有英明的國君去用他啊!桓公在世時,竟說天下不再有管仲這樣的人才,這樣的話,我是不信的。

管仲的著作中,記載他臨死前,曾評論鮑叔、賓胥無的為人,並且各指出他們的缺點。這是在他心裡認為這幾個人都不足以委託國事的人,而又預料自己不久將死。那個管仲這本書實在是荒誕無稽不值得採信了。

我看衞國的史鰍因為不能使靈公進用籧伯玉黜退彌子瑕,所以有死後的 屍諫;漢朝的蕭何將死時,推薦曹參代替自己。大臣的用心,本來就該如此。而一個強大的國家可以因為一個人而興起,因為一個人而衰亡。賢臣不爲他自身的死亡而悲哀,卻憂慮他國家的衰亡,所以一定要再有賢能的接班人,然後才可以死去。那位管仲,憑什麼就這樣撒手死去呢?

-------------

管仲 的歷史評價

●孔子曾言:「微管仲,吾其被髮左衽矣。」
司馬光說:「管仲鏤簋朱紘,山楶藻梲,孔子鄙其小器。」(〈訓儉示康〉)

●清代褚人在《堅瓠續集》卷一記:「管子治齊,置女閭七百,徵其夜合之資,以充國用,此即教坊花粉錢之始也。」

●俗言:“人無完人,金無足赤。”管仲當然也不例外。孔子在高度評價管仲功績的同時,也不無遺憾地批評他在執政的後期,個人生活太奢侈、講排場,有違“禮”的原則,有僭越之嫌。因此,孔子譏曰:“管氏而知禮,孰不知禮?”這是其一。

●其二,管仲更為嚴重的過失在于,他在位期間,没有安排好接班人。對于這一點,宋代的大思想家兼文學家蘇洵在《管仲論》裏分析得非常深刻。簡而言之,就是:當管仲病危之時,威公(即齊桓公)問之相,他僅僅指出:竪刁、易牙、開方三人非人情,不可近,却没有舉賢者以自代。殊不知當他去世之日,正是這三人彈冠相慶之時。由于出現了權力真空,這三個家夥便共同挾持齊桓公,為所欲為,倒行逆施,使管仲苦心經營40多載、已然好端端的齊國頓時大亂。尤為可嘆的是,曾經叱咤風雲、威風一時的齊桓公,最後也慘死在這夥人手裏。真是令人扼腕而嘆!這個結果,無疑是一大歷史悲劇,也是作為傑出政治家的管仲留給後人的一大教訓,值得後人深思!

http://www.gmw.cn/content/2005-06/05/content_241975.htm

●論語嘗言:「管仲之器小哉!」

●蘇洵在管仲論中,斥責管仲非賢,因為不能舉賢自代,以致死後,豎刁、易牙、開方、等小人作亂,使齊國失去霸權。但是,假若管仲真有舉賢自代,那齊國真能續保霸主之位?

管仲論 http://www.sidneyluo.net/f/f10/11.htm

●孔子曾言:「微管仲,吾其被髮左衽矣。」
司馬光說:「管仲鏤簋朱紘,山楶藻梲,孔子鄙其小器。」(〈訓儉示康〉)

雖然孔子曾說:假若沒有管仲,我們大家都會披散著頭發,衣襟向左邊打開,淪為落後民族了 。
但司馬光在。」(〈訓儉示康〉說:
管仲用雕花器皿,佩紅色帽帶、住宅彩繪華麗,雕樑畫棟,孔子輕視他器量狹小。孔子鄙視管仲是因為管仲僭越禮分,器度恢宏不足。



Others


論語、八佾篇》記載孔子在評價管仲

子曰:"管仲之器小哉!"或曰:"管仲儉乎?"曰:"管氏有三歸,官事不攝,焉得儉?""然則管仲知禮乎?"曰:"邦君樹塞門,管氏亦樹塞門。邦君為兩君之好,有反坫,管氏亦有反坫。管氏而知禮;孰不知禮?"

以上文字主要是批評管仲:器量狹小得很;不節儉;不知禮。

但是,《論語、憲問篇》記載,孔子與學生子路、子貢討論管仲是仁,還是不仁。孔子卻從政治的角度,高度熱情地頌揚了管仲的歷史貢獻:子路曰:"桓公殺公子赳,召忽死之,管仲不死。"曰:"未仁乎?"子曰:"桓公九合諸侯,不以兵車,管仲之力也。如其仁,如其仁。"

另一段文字,是孔子回答子貢對管仲的有關批評:子貢曰:"管仲非仁者與?桓公殺公子赳,不能死,又相之。"子曰:"管仲相桓公,霸諸侯,一匡天下,民到於今受其賜。微管仲,吾其被髮左衽矣。豈若匹夫匹婦之為諒也,自經於溝瀆而莫之知也?"
孔子對管仲進行道德評價時,首先將管仲客觀地放到一個政治家、輔佐一國之君的""的位置上,然後對他進行認真的、全面的、實事求是地分析和評價。孔子對作為""的管仲所承擔的歷史任務以及管仲實際完成任務的情況,進行了客觀、公正的仔細分析

孔子評管仲器小,應是對他期許更高,不該維持在這樣的格局就自滿。就此而言,孔子的評論並沒有錯。但他的評論根據節儉禮節這種小地方,反見儒家政治思想受禮仁等意識形態侷限,不夠宏觀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蘇洵認為

蘇洵認為,國之興亡在于用不用賢人,而不在于有沒有小人。劉國之所以強大,固然是因為有了管仲,但關鍵在于鮑叔能夠舉荐賢人。
作為一個賢人,對于自身的死不會難過,所憤憤慮的是國家的安危,因此總要推薦賢人以後才安心死去。而作為賢人的管仲,怎么還沒舉荐賢人就死了呢?千秋功罪自有評說。蘇洵在這裡也是旨在說明舉荐賢能的重要性。也許,他對管仲的評價有些偏頗,用賢者昌,親小人亡,這確實是一條被反覆證明了歷史定律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拉哩拉扎

春秋時齊國政治家,名夷吾,字仲,亦稱管敬仲。據說,他早年經營商業,後從事政治活動。在齊國公子小白(即齊桓公)與公子糾爭奪君位的鬥爭中,管仲曾支持公子糾。小白取得君位後,經鮑叔牙的推薦,不計前嫌,重用管仲為相,實施改革。他在政治上,推行國、野分治的參國伍鄙之制,即由君主、二世卿分管齊國,並在國中設立各級軍事組織,規定士、農、工、商各行其業;在經濟上,實行租稅改革,對井田「相地而衰徵」,並採取了若干有利於農業、手工業發展的政策。



在國內政治經濟形勢得到穩定和改善的基礎上,管仲積極促使齊桓公採取尊王攘夷、爭取與國的方針,以建立霸權。從公元前681年北杏(今山東東阿)會盟開始,管仲輔佐齊桓公先後「存邢救衛」,伐蔡、伐楚,觀兵於召陵,制止了楚向中原的深入,同時,又多次為王平戎難,甚至徵集諸侯派軍隊幫助周王戍守成周。公元前651年,齊桓公把周王的代表周公以及宋、衛、鄭、許、曹等國召來葵丘(今河南蘭考)開會,使齊桓公的霸業達到了頂。








剪剪貼貼
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